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细节看保险:神医

发布时间:2018-12-07 09:18:45    作者:黄明明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黄明明

有句关于治病的古话流传颇广,即“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彰显着不同境界与能力的医生的医术层次。那么,在下医、中医、上医之上,那些所谓的“神医”,应该赋予什么境界?那就非包治百病莫属了。

之前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某地农村的孩子遇到感冒发烧往往不容易治疗,去县城太远,排号也不易,在村中诊所买的药往往见效不太明显。后来听说某村有一个“神医”,孩子感冒发烧不论多重,到了那里一针即好。于是十里八里之外的村子里的人们,都带着孩子去“神医”那里求助,果然是神效。再后来,听说这位“神医”被抓了起来。只因他使用一种违规药品,给孩子治疗并不算重症的感冒,从而对身体发育造成更坏的影响。

在另一个村子里还有另一位“神医”。很多农村的老人劳累一生,到了老年不免腰腿疼痛等各种身体不适,同样面临去医院不方便、花费高等问题,听说有这样一位“神医”,只要抓几服草药吃了之后,病痛全部消失,百试百灵。况且在“神医”的诊所中,每天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在排队等“神医”开药。后来去过的人们见到如此盛况,便放心花了几千几百买了草药回来,试过之后也并不觉得灵验,方才醒悟,那些排队的八成也是药托了。

《成都商报》的一则报道,则将“神医”现形记挖掘得入地三尺。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一个月前,原本在外流浪多年的七旬老人刘大田突然摇身一变,成了“神医”。网传每天凌晨两三点,就有人排队找他看病,一天工作12个小时,除了一日三餐和睡觉外,都在开药方,而诊费,也从5元上涨到100元。在当地流传的“故事”中,刘大田曾将一名被医院判断“时日不多”的小孩治好,也曾将偏瘫病人治得“能下地赶场”,然而,《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第一个故事查无实据,第二个故事也属虚假。经当地卫生执法监督大队查证,刘大田无行医资质,目前已将其行医场所取缔。

细细思量,这些“神医”之所以大行其道,在于有人捧场。那么这些捧场的人为什么要信奉“神医”?

首先还是当地的医疗条件不够好。在农村,生病去大医院并不方便,况且很多县城的医院往往人满为患,感冒发烧都要排队半天,对于医院望而生畏,能有捷径固然会考虑。再者,现在医院的医疗收费的确不低,从挂号、化验、开药甚至住院,都是一笔笔不小的开销,对于很多农民来说,负担很重,能够不去医院就会扛着。最后,很多人对于去病消灾有现实需求,但是疑难杂症在普通医院也难以诊断治疗,去全国著名的专科医院也困难重重,只得求助偏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花小钱治大病。

当人们对“神医”的信奉破灭以后,如何在医疗体系中能够得到优质资源的治疗和服务体验,才是决定他们今后遇到这种选择时,是走向光明还是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