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文学与经济:相悖的交融

发布时间:2020-05-08 09:49:06    作者:方磊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方磊

近日获赠当代知名经济学者蓝虹女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绿色金融博士生导师)的散文集《山有木兮木有枝》,粗浅阅读,其中不乏佳作良篇。我曾经编辑过蓝虹女士撰写的关于海外绿色保险的系列文章,已然深切认知她在经济学上的博深,此番又见识了她于文学上耕耘收获的果实,在略有意外之余又有几许意料之中。

经济学者去文学创作这似乎是个有些吊诡的状态,如果一位史学家或者是哲人码出文学专著,应该不会令人侧目,毕竟文史哲不分家,然而,经济无论是它们的思想纬度还是意识形态都似乎是南辕北辙的,甚至有些抵牾和对立,很多年前我有一阵还觉得它们是天敌。做经济就排斥文学,做文学怕谈经济降了格调。

多年前一次,我在蓝虹女士现今任职的高校参加一场文学研讨,会上一位文学教授知悉了我是做文学创作的,就特别建议我去多参加一些有价值的经济论坛。当时,我懵懂未解这位教授深意,直到今天在文学历程里慢慢走远,我才逐渐恍然所悟出文学与经济殊途同归的些许奥义。

文学与经济其实交融丝丝缕缕。首先,文学与经济都需要开阔的社会视野,而这样的视野一定是开放性的,又一定是包容的,有着社会属性。文学内核之一是对社会,对人间的关怀和体恤,文学照临的光束可能是幽微于具象,但这光华的起点却是映射于大地之上。对经济的观察与把握同样根基于整个社会,无论某个细微的视角去领略离不开对于社会全局的洞悉,与文学一样,经济需要全面的社会视野。

其次,经济是多变的,从而经济社会一定也是多变的,而这样的“变”之恒常触发着社会波动与震颤,社会生活由此而“变”,个体的家庭与个人都在这些的跌宕中“变”,而文学关切和在乎的就是这样的“命运之变”,经济命运引发着时代的命运,又牵引着个人的命运,这些都将被文学的烛火所耀亮。

另外,有一点需要格外强调,一个社会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学都不会是单方面的,它们身在两个维度,却相互观照,相互投影,甚至相互作用,绝非割裂的存在。我不敢论断,一个经济发达的社会必定文学园林花木葱茏,枝叶葳蕤,但一个昌盛健康的经济社会一定有利于文学发展的茁壮,以致可能的文学满目繁花。而文学繁荣的社会一定是教育发达的,教育发达预示着社会精神品质优化,社会文明程度高,反哺于经济的发展。文学与经济两极化的社会现阶段几乎是不存在的。看一个社会的发展,文学和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映衬的。当人民物质富足时,人性的高贵总使得人向往星空,对精神心灵的孜孜以求就极为渴盼。这也是欧洲历史上常见贵族更多投入于艺术。当一个社会的文学繁盛昌耀之时,它的经济发展亦往往呈蓬勃之势,例如中国之盛唐。很难想象一个文学辉煌闪耀的社会会是一个民不聊生,经济凋敝的时局。

一个包括文学在内艺术繁盛、经济昂扬的社会一定是一个文明、高贵、民富力强的社会。有更多经济学者兼具文学名家的人出现,不会再令人意外。


文学与经济:相悖的交融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5-08

□记者 方磊

近日获赠当代知名经济学者蓝虹女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绿色金融博士生导师)的散文集《山有木兮木有枝》,粗浅阅读,其中不乏佳作良篇。我曾经编辑过蓝虹女士撰写的关于海外绿色保险的系列文章,已然深切认知她在经济学上的博深,此番又见识了她于文学上耕耘收获的果实,在略有意外之余又有几许意料之中。

经济学者去文学创作这似乎是个有些吊诡的状态,如果一位史学家或者是哲人码出文学专著,应该不会令人侧目,毕竟文史哲不分家,然而,经济无论是它们的思想纬度还是意识形态都似乎是南辕北辙的,甚至有些抵牾和对立,很多年前我有一阵还觉得它们是天敌。做经济就排斥文学,做文学怕谈经济降了格调。

多年前一次,我在蓝虹女士现今任职的高校参加一场文学研讨,会上一位文学教授知悉了我是做文学创作的,就特别建议我去多参加一些有价值的经济论坛。当时,我懵懂未解这位教授深意,直到今天在文学历程里慢慢走远,我才逐渐恍然所悟出文学与经济殊途同归的些许奥义。

文学与经济其实交融丝丝缕缕。首先,文学与经济都需要开阔的社会视野,而这样的视野一定是开放性的,又一定是包容的,有着社会属性。文学内核之一是对社会,对人间的关怀和体恤,文学照临的光束可能是幽微于具象,但这光华的起点却是映射于大地之上。对经济的观察与把握同样根基于整个社会,无论某个细微的视角去领略离不开对于社会全局的洞悉,与文学一样,经济需要全面的社会视野。

其次,经济是多变的,从而经济社会一定也是多变的,而这样的“变”之恒常触发着社会波动与震颤,社会生活由此而“变”,个体的家庭与个人都在这些的跌宕中“变”,而文学关切和在乎的就是这样的“命运之变”,经济命运引发着时代的命运,又牵引着个人的命运,这些都将被文学的烛火所耀亮。

另外,有一点需要格外强调,一个社会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学都不会是单方面的,它们身在两个维度,却相互观照,相互投影,甚至相互作用,绝非割裂的存在。我不敢论断,一个经济发达的社会必定文学园林花木葱茏,枝叶葳蕤,但一个昌盛健康的经济社会一定有利于文学发展的茁壮,以致可能的文学满目繁花。而文学繁荣的社会一定是教育发达的,教育发达预示着社会精神品质优化,社会文明程度高,反哺于经济的发展。文学与经济两极化的社会现阶段几乎是不存在的。看一个社会的发展,文学和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映衬的。当人民物质富足时,人性的高贵总使得人向往星空,对精神心灵的孜孜以求就极为渴盼。这也是欧洲历史上常见贵族更多投入于艺术。当一个社会的文学繁盛昌耀之时,它的经济发展亦往往呈蓬勃之势,例如中国之盛唐。很难想象一个文学辉煌闪耀的社会会是一个民不聊生,经济凋敝的时局。

一个包括文学在内艺术繁盛、经济昂扬的社会一定是一个文明、高贵、民富力强的社会。有更多经济学者兼具文学名家的人出现,不会再令人意外。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