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记者观察:良性“补血”

发布时间:2020-07-31 09:32:49    作者:胡杨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胡杨

“补充资本”无疑是银行业近期的重要话题。一方面,客观来看,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资本实力的确有待提升,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和12.81%,较去年末各下降了0.05和0.32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想要更好地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银行也需要有充足的资本金和强大的抗风险能力作为基础。

因此,在监管部门的鼓励和引导下,不少银行近期都通过IPO、定增、永续债等手段开展资本补充。作为合格的外源性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定增由于具备偿付顺序靠后(意味着在损失发生时能越先被用于吸收损失)的特点,被视作较高质量的资本补充渠道,因而成为上市银行“补血”的一个重要选择。

《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陆续有南京银行、杭州银行、长沙银行等完成或宣布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定增动作与证监会出台的“再融资新规”相遇,部分银行的定增之路上也出现“小插曲”。具体来说,今年2月14日,修改后的《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发布,对上市公司再融资涉及的认购者限售期、定向发行对象人数、最高发行折价、定价基准日认定等减少了限制。以计划通过非公开发行10亿股股票募集60亿元资金的郑州银行为例,去年7月披露《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后,今年3月,该行就依照“再融资新规”调整了自身的定增方案。7月21日,郑州银行收到证监会的最新批复,定增进程获得重要进展。

贵阳募资银行就没有那么顺利。此前,其募资不超过45亿元的定增方案曾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书,要求该行针对认购对象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和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相关风险、表外业务相关风险、监管指标、贵银金租相关情况、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11个问题作出回复。正当市场纷纷猜测贵阳银行延期回复反馈意见书的原因时,近日,贵阳银行提出,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文件并重新申报,原因是本次定增的认购对象不满足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提出的相关要求。

根据同时披露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二次修订稿)》,贵阳银行目前仅透露将有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参与本次定增,但具体名单尚未确定。另一边,此前作为发行对象之一的厦门国贸公告称,因贵阳银行决定重新申报,该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参与认购贵阳银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事实上,对于商业银行补充核心资本,监管部门在大方向上的确呈现支持态度,但更加强调风险防范的重要性。为防止一些商业银行受业绩和规模驱使而追求大规模的资本补充,监管对于资本补充方案的规范性秉持着谨慎的态度。尤其是以定增为代表的,涉及资本市场或偏股型资本补充工具,其所面临的发行条件更为严格,程序相对复杂,周期亦相对较长。

上述两家银行之所以在定增过程中遭遇调整和变化,也与其定增方案的规范性和对“再融资新规”的适应性增强有关。这无疑将引导商业银行将补充核心资本的落脚点放在切实提升自身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而非单纯的资本运作或稀释风险上,有利于形成更加良性、健康的“补血”环境。


记者观察:良性“补血”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7-31

□记者 胡杨

“补充资本”无疑是银行业近期的重要话题。一方面,客观来看,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资本实力的确有待提升,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和12.81%,较去年末各下降了0.05和0.32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想要更好地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银行也需要有充足的资本金和强大的抗风险能力作为基础。

因此,在监管部门的鼓励和引导下,不少银行近期都通过IPO、定增、永续债等手段开展资本补充。作为合格的外源性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定增由于具备偿付顺序靠后(意味着在损失发生时能越先被用于吸收损失)的特点,被视作较高质量的资本补充渠道,因而成为上市银行“补血”的一个重要选择。

《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陆续有南京银行、杭州银行、长沙银行等完成或宣布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定增动作与证监会出台的“再融资新规”相遇,部分银行的定增之路上也出现“小插曲”。具体来说,今年2月14日,修改后的《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发布,对上市公司再融资涉及的认购者限售期、定向发行对象人数、最高发行折价、定价基准日认定等减少了限制。以计划通过非公开发行10亿股股票募集60亿元资金的郑州银行为例,去年7月披露《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后,今年3月,该行就依照“再融资新规”调整了自身的定增方案。7月21日,郑州银行收到证监会的最新批复,定增进程获得重要进展。

贵阳募资银行就没有那么顺利。此前,其募资不超过45亿元的定增方案曾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书,要求该行针对认购对象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和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相关风险、表外业务相关风险、监管指标、贵银金租相关情况、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11个问题作出回复。正当市场纷纷猜测贵阳银行延期回复反馈意见书的原因时,近日,贵阳银行提出,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文件并重新申报,原因是本次定增的认购对象不满足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提出的相关要求。

根据同时披露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二次修订稿)》,贵阳银行目前仅透露将有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参与本次定增,但具体名单尚未确定。另一边,此前作为发行对象之一的厦门国贸公告称,因贵阳银行决定重新申报,该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参与认购贵阳银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事实上,对于商业银行补充核心资本,监管部门在大方向上的确呈现支持态度,但更加强调风险防范的重要性。为防止一些商业银行受业绩和规模驱使而追求大规模的资本补充,监管对于资本补充方案的规范性秉持着谨慎的态度。尤其是以定增为代表的,涉及资本市场或偏股型资本补充工具,其所面临的发行条件更为严格,程序相对复杂,周期亦相对较长。

上述两家银行之所以在定增过程中遭遇调整和变化,也与其定增方案的规范性和对“再融资新规”的适应性增强有关。这无疑将引导商业银行将补充核心资本的落脚点放在切实提升自身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而非单纯的资本运作或稀释风险上,有利于形成更加良性、健康的“补血”环境。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